TV.cn
网站收藏 关于我们
中央电视台付费频道平台
TV社区 TV.首页 TV.资讯 影视资讯 内地 查看内容

《德格之舞》拍摄纪实:镜头推进云外 卓且长舞九霄

2020-10-16 15:31| 发布者: 月炑| 查看: 166| 评论: 0

摘要: 德格,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西北部,地处金沙江、雅砻江上游,平均海拔4235米。

    德格,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西北部,地处金沙江、雅砻江上游,平均海拔4235米。全境的标志雀儿山,海拔更是高达6168米,雀儿山不仅海拔高而且地势险峻,有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险之称。

德格位置

       2017年7月(藏历火鸟年五月),一年一度的耍坝子日益临近,出生于德格麦宿、在北京工作的藏族姑娘呷绒拉姆踏上了回家的路,这一次,不是简单的回乡之旅,这一次,她决心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卓舞舞者。

《德格之舞》女主角——呷绒拉姆

    这就是《德格之舞》的故事,拍摄团队历时四年,四次翻越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两次深入德格麦宿腹地,拍出了这部美丽动人的片子。

    2019年7月,《德格之舞》荣获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颁发的“第十三届纪录片创优评析活动人文类三等奖”。

    2019年12月,《德格之舞》荣获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行业电视委员会颁发的“2019年行业电视节目展评展播活动”纪录片类好作品荣誉。

    2019年12月底,《德格之舞》入围第九届“光影纪年”中国纪录片学院奖。

    2020年7月份,《德格之舞》荣获由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机构联合颁发的“第九届女性题材优秀电视作品二等奖”。

     镜头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们来认识一下《德格之舞》幕后颜值与智慧并存的美少女和帅小伙:

2017年8月6日于德格麦宿片区  剧组杀青照

制片人:姜涛(一排右一) 导演:刘斯晨(一排右二)制片、编导:林苒苒(一排右四) 编导:孙俊彦(一排左一) 杨倩(一排左二)

         正式拍摄时加上司机等外援,整个团队也只有十几个人,环境苦、人员少加上拍摄周期短,拍摄难度极高,但是他们不畏艰难,砥砺前行。

                                                                                      

                                                                                          好奇 那就走近它

         说起这个选题的初衷,导演刘斯晨说缘于她的姐姐在麦宿地区做藏地摄影师,虽然自己之前没去过西藏,没见过卓且大舞,但是根据姐姐提供的文字资料,她被这个舞蹈历史介绍所吸引,瞬间萌生了写成选题的念头,在准备资料的时候,整个拍摄团队也对德格卓且越来越好奇:这个舞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它怎么能吸引着漂泊在各方城市中的麦宿人每年千里迢迢返乡?

         正是这份好奇、这份热爱,给了他们往下走的勇气和动力,迈开双腿,GO!

       《德格之舞》拍摄时,大胆前卫的选择了4K拍摄。2016年、2017年,4K概念才刚刚提出,既没有一个统一标准,队伍里也没有人尝试过4K拍摄。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10T将近100个小时的4K超高清素材,是他们对德格卓且最大的致敬和诚意。


                                                                                       踏征途  我们真的太难了

       “行路难”

        从北京到德格全程2500多公里,不仅路途遥远,在2016、2017年,想要进入德格,没有飞机,没有火车,拍摄团队只能从成都中转,靠汽车辗转前进。

       当时在麦宿的每一次出入,都必须翻越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适合人类生存的海拔极限也只有5000米。当地人称“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拍摄团队的四次“打天”,就是四次与死亡的擦身而过。每次过雀儿山,都有员发生高反、呕吐等不适情况,为了完成拍摄任务,将雀儿山的壮美镜头留下,甚至在无法正常行走的情况下,最终将所需要的镜头素材保留了下来。

        即便是海拔较低的路,路面也很窄,若是两辆车迎面交汇,就会有一辆车的半个车轮悬空,从车上往外看,如同凝视深渊,车里的人恨不得变成“八爪鱼”,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保持平衡。

        在拍摄地,由于没有加油站,摄制组需要从当地居民手中购买汽油,否则加个油可能就需要往返几百里路,如果遇到断桥、滑坡等情况,就只能扛着设备徒步前行

移动的“加油站”

       令人高兴的是就在结束拍摄后一个多月,进出德格的交通状况大为改善2017年9月份,雀儿山隧道正式建成通车,只需要10多分钟就可以穿山而过,再也不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冒着生命危险翻山了;2019年9月份,格萨尔机场正式通航,交通进一步便捷,虽然没能赶上这些便利,但是翻越雀儿山的这份“难”,也成为他们珍贵的永久回忆。

    “睡觉难”

       刘斯晨去麦宿之前,跟摄影师姐姐打探麦宿的环境,问到当地能不能洗澡,姐姐亲切地告诉她:“那儿有条河”。

      大家回忆起他们第一次住宿的地方,是在一个阁楼里,不但无法正常洗澡,而且连床都没有,身体与阴冷的地面只有垫子相隔,夜里窗户漏风,呼呼作响,那真的是一个充满“冰意”的欢迎夜。

窄窄一小板 翻身就掉床

 

         后来的经历教会了他们,能住阁楼已经算得上不错的待遇了。林苒苒说,在正式拍摄时,他们住的地方称得上“三无”地区:没水没电没信号。有水有电的时候,也只有半天,经常还与工作安排冲突,还要趁着有电的时候把素材回传给北京,连续几天没法洗漱,在这里已经习以为常

“大本营”——狭窄简陋的住宿环境

 

       很多个夜晚,因为海拔太高,摄制组很多人都因为缺氧而无法安眠甚至无法入睡,睁眼到第二天,陪着第二天的太阳起床,继续繁忙紧张工作有几次,夜晚也会伴随着频发的地震,听着周围的狗叫吵到无法入眠。

     “吃饭也难”

       饮食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风俗差异,面对各种陌生的味道,他们从不太适应到慢慢接受而这其中,不单单是自身无法抗拒的饥饿,还有对当地文化和当地民俗的尊重,带血的生耗牛肉,也可以口舌生津。

       孙俊彦告诉我们,有一次他和摄像熬大夜拍日出,收工之后特别饿,去买方便面发现全部已经过期一年,仅有的三家小卖都是如此,这个意外发现让大家确定了:他们已经吃了很久过期食品了,然而,即便知道了这个事实,大伙儿依然还是吃得很开心。

        日常饮食都难以保障,更别提水果了,连见到都很难。有一次大家好不容易买了一个柚子,见到水果激动得不能自抑,结果一打开,整个房间如同天女散花一样,原来,柚子的果肉已经干到变成一粒粒的漂浮物了。

       吃饭时在粥里吃到瓶盖之类的经历已经是家常便饭,拍摄团队的小伙伴们打趣自己:“吃饭之前捞一捞,说不准就能发现宝!”

     “拍摄更是难上加难”

      《德格之舞》2017年进入正式拍摄,摄制组制定了30天的拍摄周期。但是在拍摄过程中时,发现诸多难题一个跟着一个。

       在前期的素材准备过程中,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难题,无论是探究麦宿生活环境、了解当地风俗,或者与被拍摄者互通拍摄需求,都需要细致且精确的沟通。

拍摄提纲肉眼可见的有厚度

赤康局长带领拍摄团队在麦宿当地手工艺制作者家中

       另外,当地人居住得比较分散,更没有具体的门牌号,每次找到拍摄对象着实是一件难事。而拍摄团队想要展现的,不仅仅是卓且的舞蹈形态,还有它的历史背景领舞者的故事,以及大舞中特质的靴子、袍子、饰物等是如何制作的……而这些,都存在于不同人物的故事中,就这样,摄制组通过点对点的精准采访,展现出卓且大舞的多面精彩。


大舞衣服制作

大舞之前的编发

大舞时的配饰

       为了拍摄一组青稞地里唱歌的镜头,导演好不容易找到了理想的拍摄地点,但那个拍摄地在几百米高的山上,而且适合的时间只能是下午68点,因为要抢到那两个小时的光全体工作人员齐上阵 ,瘦弱的姑娘们也扛着重型机器爬上爬下,上可爬陡坡,下可入湖海,就为了调整出最好的机位,展现最美的德格。

上山

“海”(新路海---玉隆拉措)

       由于当地限时供电,拍摄团队自己背上发电机来给摄影机充电,保障每天的拍摄任务顺利完成。断电也导致拍摄时AB组经常无法相互联系,对讲机又因为距离等原因,能不能用上也全靠运气。摄制组在村子中近距离的日常通讯基本靠吼。

就医,这里面谁没体验过呢

      说到拍摄趣事,杨倩聊到有一次他们早起拍女主妈妈挤牛奶,大家在黑漆漆的牛房里与牦牛相伴,安静地工作着,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她扭头看到摄像小哥哥蹭蹭蹭地往后跳,原来,牦牛突然抬起屁股,给了沉迷工作的摄像小哥哥一记大大“尿”的招呼,随之而来的,还有大家的哄堂大笑,疲惫一下子被这个意外冲散了不少。

     白天的高原,太阳光线十分炽烈,为了展现出更好的场景,大家基本上都要早起,借着上午相对柔和的光进行拍摄,但是总还是免不了被暴晒。

刘斯晨被晒到整张脸都脱皮

       晚上团队也都要熬夜到很晚,整理出当天的拍摄素材,回传到后方。甚至为了拍摄星空、日出等,就需要熬大夜,三秒钟的美丽星空,背后是一夜的蹲守。

 

一夜换三秒 值!

 

       这怕是最难的后期吧

     “你们说的,我们尽一切努力听懂”

       语言不仅仅是拍摄时的难题,在后期,更是成了一个巨大的拦路虎。

       康巴方言的难处在于,不是所有会藏语的人都会康巴方言,康巴方言的专家也并不多,片中记录的语言素材,甚至有一些是专家也不了解的语言方式,需要请女主角进行翻译和二次确认。

       翻译虽难,但是出于本土的康巴语言才是卓且大舞最好的讲述语言。片名“卓且”一词的英文,来自于康巴语言的直译,是自创的单词。在制作团队和翻译专家的共同努力下,片名摒弃了直译的“The Dance of Dege”,选择了与康巴方言更贴近的“Dege Tro Chen”,因此,《德格之舞》也是第一部康巴方言的纪录片。

汉、藏、英片名

 

       整部片子要从藏语翻译到汉语,再从汉语翻译到英语,后期团队一个个字的推敲,争取减少翻译造成的语义偏差。在片中跳舞时的歌词部分,大家也做了大量的努力,跳舞时,舞者的吐字是不太清楚,要将歌词的意境和涵义“信”,需要重复多次的精准化翻译。


     一遍一遍地听,剪辑人员到了后期,甚至能不靠翻译就听懂一些康巴方言。随便放一句片子里的藏语,就能听得懂是什么意思,甚至能辨别出每个人说话声音的区别,片中话语和字幕如果有一丝错位,他们瞬间就能看出来。


     《德格之舞》最终的成片在语言上有一个专门的设计,就是全片没有一句解说词。片子以客观的故事纪录缓缓推进,没有另加的画外音,导演说:“我看到的是什么样子,观众看到的也就是什么样子”。

     “14版框架,我们可以!”

       摄制组拍出了大量的素材,但是如何剪辑成片,需要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构架来重新剪辑。他们根据拍摄的素材,先后写出了13版剪辑构架,最终采用的,是第14版。

       在剪辑过程中,后期人员一边根据架构合成,一边将突如其来的灵感紧紧抓住,将原有构架进行不断的推翻、重构,力求完美。

     本是编导的他们,干起了后期剪辑师的工作。由于不是所有的后期剪辑设备都支持4K,把高清还原到4K,本身是工作人员的技术盲区,从最基础的软件使用开始,他们就一点点地学习,将每一个镜头打碎、打散,重新构建,完成了50分钟成片的漫长剪辑过程。

     而任何细小的调整,都需要将语言、画面全检查,从头来过,后期团队里的杨倩负责检查时,甚至紧张到睡不着觉。

 

                                                                                     是纪录,也是成长

 

      《德格之舞》是第一个全面纪录德格大舞的影片,也是第一部展现康巴方言的纪录片。这不仅仅是对德格当地风俗的纪录,也是对当地文化的一个传承。

        艰苦的生活环境加上巨大的工作压力全靠单纯的激情和热爱坚持下去。采访中,导演团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拍摄了人家的文化,就要对得起人家,要把这个文化从那里带出来,带到大众的视野里。”

卓且女舞动作

卓且男舞动作

已经无法起舞的前辈用手指传授舞蹈动作

 

      《德格之舞》的制作经历对整个团队能力的提升是全方位的,不仅拍摄出了一部完整的纪录片,还熟悉了电视节目的制作流程,不仅仅是拍出了好作品,还学到了新知识,交到了新朋友,是份从010的进步。

      《德格之舞》是这个团队交出的一份答卷,也将是他们之后拍摄旅程的重要补给站,经过历练之后的他们还将带来什么样的作品,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到:

  登录后才能评论!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
  如果您还不是本网站的用户,请先注册

Copyright © 2004-2020 T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6427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324号

  

返回顶部